顾执静

【伽小AU】世无超人

                                               世无超人1
写在前面:该篇为原著基础上超人们均为普通人,而且星星球居民都是超能力者的AU,慎入,不喜勿喷,反正我是不会改动的。而且这文很久之前写了一半就搁置了,但愿我一星期放假后还能跟上原来的脑洞【点蜡】,虽然堕落如我基本更新几率渺茫。好了,希望各位看文愉快,超人们属于原著,OOC属于我,耶【ntm】。

  白阳穿过缆线,整齐的几何形状地被切割平铺在灰蓝色的车皮上,随着列车的高速移动叠进车间的阴影。软和的机械女声在列车道隔离安全带上黄色条灯发光后不紧不慢地响起,小心从椅上起身,呼出白乎乎的雾团撞进冰冷冷的空气,他收紧了肩上的书包背带,站在醒目的安全线外等待着列车进站。他抬头透过车站的玻璃穹顶,看到人群在半空在悬浮信号灯指示    下井然有序地移动,动作轻巧流畅,却不用借助任何工具。
  他们有这个能力。
  而他没有。
  小心收回目光,在到站列车车门打开后走了进去。
  这个世界有太多超人,却只有五个普通人。
  他只是那极少数普通人中,普通的一个。小心这么想着,简单地点点头回应了对面开心热情的招呼,他搓了搓双手试图让它们暖和起来。
  今天是星星球寒潮到来的第一天,蓝光防御系统的漏洞依然没有彻底的解决方案。

  百事通老师很努力地克制着仅靠改变自身场力来达到操控白色粉笔在黑板上飞舞的念头,他用手指,真实地握住粉笔的一头,一笔一划地写下满满的知识点。但很显然他没能控制住力度,粉笔因受力不匀未能将一横书写完毕便断作两截,粉笔头从黑板上弹开又落到地上,很干脆的两声清响。
  百事通握着半截粉笔和止于半横的显眼圆点,尴尬地找来黑板擦,不过他有些慌乱过头了——他使用了他的能力。尽管在星星球这种做法再平常不过,但他却因此更加紧张了,面对这个过于空荡的教室里仅有的五位没有超能力的学生,他一直都谨慎地让自己在他们面前显得普通一些。
  只是他失败了不止一次。
  小心垂下眼睫,在百事通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掏出方帕擦去额前的汗滴时,他用红色圆珠笔在加粗的黑体字下划了道线。
  就是因为普通过了头,他们成了最特殊的少数派。最特殊的关注,最特殊的待遇,最特殊的处境,人们总会露出特殊的笑容,虽然小心分不清其中夹杂着多少比这课本上的定律公式更要复杂的含义。
  “如果我也有超能力的话,我就也能在天上飞了!那么我就不用再去等‘特殊’号列车了!”
  开心在身后激动的话语打断了小心的继续思考,也中断了繁杂的板书,所幸在百事通要发作时响起了下课的钟声。
  开心拖拽着花心大喊着冲出教室,甜心则走到窗边拉开了一扇窗,她笑着向小心解释说教室里该换换新鲜空气了,这样有助于思考。他缓慢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从窗口涌动翻滚进来的风把书页打翻,沙沙作响,夹在其中的圆珠笔也滚到一边,险要落地。小心没有要去接住它的意图,因为在风进来那一瞬间,他听到了,飞鸟振翅划开蓝空的声音。
  尽管这个气候不该再有飞鸟,尽管他根本不可能有这样敏锐的听觉。
  可他听到了。
  是一群灰蓝色的飞鸟,舒展亮羽割裂天空。

  寒潮来临第二天,粗心发烧了,他在昨天忘了多加一件厚实的棉袄。
  他现在裹在很多层的棉被里艰难地擦去鼻涕,高温让他的脸发红,看着就觉得烫手。宅博士细心地给他换去额头上降温用的湿毛巾,花心却窃笑着晃悠着三只指头逗弄着因发烧而更加神志不清的小迷糊,在粗心颤悠悠地说出“四”的时候,花心的笑声差点把屋顶掀翻,为了让床上的病患安心养病,甜心只好拉着狂笑突转哭嚎的花心进了厨房试菜。
  加上去买药的开心,屋里只剩下了不停发抖的粗心,在一旁给他递纸巾的宅博士和坐在床沿扭动魔方的小心。目光无法聚焦以至于看不清小心扭转魔方的手法,方块颜色的不停转换让粗心感觉更加头晕了,他干脆放弃观察小心还原魔法的过程,继续窝进被单里。不一会儿又很不容易地掏出一只手无力地拽着宅博士的衣角,用鼻音哼哼着发问。
  “博士,我要有超能力该多好啊。”
  小心的手一顿,他扭错了一步。无所不知的宅博士也瞬间愣住,很勉强地试图组织语言,不过粗心也没再问下去就睡着了。宅博士干干地笑了两声,在厨房打开一条缝又合上之后,没有逻辑地念叨了句“今年可真冷啊。”
  “可能要提前下雪了吧。”
  今日,最新提出的蓝光系统漏洞的解决方案依然没有通过。

评论(2)

热度(14)